“疫情的汇报,也有些滞后。”街道负责人称,往往是病人已经治好出院回到辖区,街道才收到卫生部门的病例报告。“如果其入院确诊后,街道马上收到通知,街道就可以立即对病人住所周边进行消杀,治好了才消杀意义已不大。”

案发于2012年11月至12月,21岁受害人在一次派对上认识47岁瘾君子格拉纳塔及他当时的女友佩斯顿,3人吸毒后同意前往格拉纳塔暂住的酒店做爱。格拉纳塔怀疑吸食过量冰毒后,幻想受害人与佩斯顿“远走高飞”,于是把受害人禁锢在酒店房内,又恐吓会杀死她及她的家人。

受害人被格拉纳塔禁锢期间多次遭到虐待,包括用松肉器殴打及用电线鞭打,伤势严重得一度没法看东西或进食,又被人用性玩具及家居用品性侵。有一次格拉纳塔更抓住受害人和佩斯顿的头发,使劲令两人头撞头,导致受害人的鼻重创。格拉纳塔更在酒店房及厕所内装设最少7个摄录镜头,拍下犯案过程。

受害人被禁锢期间,澳洲警方曾两度因故上门查问,但均被格拉纳塔和佩斯顿搪塞过去,未有进入房内。最终受害人趁格拉纳塔睡觉时,抢走一把刀刺伤对方,之后再威胁自杀,格拉纳塔及佩斯顿惊慌之下报警,令事件曝光。

格拉纳塔承认多项强奸、恐吓、蓄意伤人导致他人身体严重受伤等合共14项罪名,辩方在庭上宣称他是因为毒品影响而犯案,但法官指禁锢维持逾一个月,其间格拉纳塔肯定有过清醒的时刻,拒绝接纳辩方理据。佩斯顿早前已承认两项蓄意伤人罪,不过法庭认为她也是案中受害者之一,仅判她守行为而毋须入狱。(中新网生活频道)

女子澳洲旅游遇亚洲博彩公司沦为性奴 头被刻十字迫口交(图)